分类标题

长大后我也要像你一样当警察

浏览:267 发表时间:2020-03-12 13:50:45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熟悉的旋律萦绕耳旁,一首《父亲》道出了无数奋斗在疫情防控一线戒毒民警子女的心声。

父亲的“心病”

“什么,单位居然要因为疫情封闭管理?”当孙胜茂的儿子在饭桌上从父亲嘴里得到这一消息后,立刻站了起来。

“我不同意,你们单位那么多人,又不缺你一个,万一有危险怎么办?一个多月见不到你,我又该怎么办?”父亲没有言语,只是微微一笑。

儿子叫道:“走了就别回来!”便进了卧室,房间里只留下用力关门震耳的回响,这是孙胜茂来所封闭隔离备勤前和儿子最后的交流。

孙胜茂的儿子是一名初三的学生,半大的小伙子正处于青春期和人生的第一个转折期。在他眼中,慈祥的父亲向来对自己关爱有加,有求必应。本以为昨天那么一闹,父亲就会妥协,可谁知第二天起床后却不见了父亲的踪影。他明白,父亲因为防控疫情去单位值守了,心中不禁充满了懊恼,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没能得到儿子的理解,成为了孙胜茂奔赴一线最大的“心病”。

免费“钟点工”

作为第二批封闭隔离备勤区临时党支部副书记的孙胜茂同志,一米九几的大个,却成为了封闭隔离备勤区免费的“钟点工”。

“书记,所党委让行政科的同志采购回了卫生纸、方便面,赶快发给大家。”

“书记,我们宿舍的电热水壶又坏了。”

“书记、书记、书记......” 楼道里经常能够听到这样的呼喊声,而他却总是不厌其烦,用心处理着每一件“小事”。

“书记,晚上不吃饭,又减肥呀?”听到这样的询问,他也只是呵呵一笑,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他的“钟点工”工作还没有结束。对于同事们的赞美,他也只会说一句“我什么事情也没做,只是给大家跑跑腿罢了。”

儿子,你在哪

父亲值守的日子里,半大小伙子一直闷闷不乐,就连父亲从单位打来的视频电话也故意不接。直到有一天因为不好好学习被母亲训斥,便一气之下跑了出去。大街上的人寥寥无几,漫无目的的行走似乎找不到归宿,心中的怨言、孤独的无助充斥着全身。父亲一通通电话均被拒接,但抵不过父亲的执着,终于接起了电话,多日积攒的怨气也在那一刻爆发。“怎么了,一直打电话!”

半晌,父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儿子,你在哪?”不是不想安抚儿子受伤的心灵,不是不想得到儿子的理解支持,而是组织好隔离备勤区工作的重担在孙胜茂的身上,他真得顾不上儿子的“小脾气”。

“你不是去封闭吗,不是不管我吗,现在问这些干什么。”

父亲愣了一下,随即心平气和的说:“儿子,你愿意听听爸爸的想法吗?”声音还是那么温暖,却夹杂了一些哽咽。

“我也想在家陪着你,陪你学习,陪你娱乐。但是谁没有家,谁没有妻儿,总要有人付出,总要有人牺牲。还记得你小学写过的一篇作文吗?题目就是《我的爸爸》。你说爸爸是一名戒毒人民警察,你不能像别的小朋友一样天天有爸爸陪,不能陪你去游乐园,不能参加你的家长会,可是你却想要成为爸爸这样的人,将来也要做一名警察。现在国家有难,人民警察难道不应当挺身而出吗?儿子,希望在你心中,爸爸还是那个爸爸。”听到电话那头钢铁般男人的话语,半大小伙子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蹲在街边痛哭起来。

此刻的他终于放下对父亲的不理解,“爸,干的漂亮,这次的疫情我们一起扛!”儿子略显稚嫩的话语击打着孙胜茂的胸膛,这是他封闭隔离备勤后,听到儿子说的最美话语,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

七尺男儿也有泪

孙胜茂的爱人是一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分管人事的副总,虽是疫情期间,但仍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孙胜茂只能将照顾儿子的重担交给了年迈的岳父岳母。身处老家的父亲突发心梗,他不能在身边照顾,只能交给姐姐姐夫。

说起疫情期间有什么遗憾,他说:

他欠儿子一个陪伴,不能像常人一样陪他成长;

他欠妻子一个拥抱,感谢她疫情期间对自己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他欠父亲一声抱歉,不能在至亲身边侍疾,好好的尽孝;

他欠同事们一声谢谢,感谢隔离备勤期间所有同志的肯定和鼓励。

这就是我们身边的“小人物”,虽然默默无闻,但为了社会的安全稳定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

那一晚,孙胜茂收到了儿子的一条微信——爸爸,长大了我也要做一名警察,像你一样!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太原市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太原市委政法委员会  ICP备案号:晋ICP备150017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