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标题

新春走基层:张啟辉,社会小角色,维护大安全

作者:太原长安网(中共太原市委政法委) 浏览: 发表时间:2021-02-19 00:00:00

社会小角色,维护大安全

2月5日,临近春节,太原交警支队杏花岭大队还没有一点儿要放假的氛围,中队长张啟辉电话不断地处理着手头的工作。

一位驾驶员拿着一张违停罚单找到张啟辉,前来申诉。

“你觉得合情吗?”“合情?你停在那儿有隐患!”晋祠路那会就有个车违停,一瞬间后面来了个电动车,就掉了三颗牙,锁骨骨折,如果按规定停车,发生事故,那就没事儿。张啟辉干过事故,事故的发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所以你侥幸心理,当发生事故了,你就要买单结账。

张啟辉给违章驾驶员讲交通法规,对方起初还不买账,他举了两个身边的例子之后,前来申诉的驾驶员没好意思再说什么就走了。

20多年前,张啟辉还是个毛头小子,太原市迎泽大街天龙岗是他交通警察职业生涯的开始。90年代初的红绿灯还没有现在这么高,他站在圆柱型的铁台子上,看着来来回回并不多的黄面的(出租车),一边吹哨一边比划着手势,指挥着南来北往的交通参与者。

当时整体的交通流量并不大,随着慢慢的经济发展。大家能够感受到太原市现在的交通是立体的,而且我们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所以我们的民警疏导到很晚,比我们那个时候要晚很多。担当的责任更重大了。

张啟辉体验过风吹日晒的路面执勤,处理过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也和形形色色的交通参与者打过交道,十多年前一起看似并不起眼的事故却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中。

在2009年,地点在太原市五一广场,自行车和一个燃油摩托车,摩托车驾驶员闯了红灯,和一个自行车发生了轻微的刮碰,自行车摔倒了。本来认为伤不重,结果在附近的医院诊断时发现腿部骨折,是右腿韧带撕裂和肌腱撕裂。看似是一个很简单轻微的碰撞,但是结果并不是大家能不能想到的。骑摩托车的小伙子是个不到20岁的外地人,出门没带钱,就拿医生的电话打给了朋友,希望能送点医药费来。结果没等到朋友来,小伙子就擅自离开了医院。既没留下联系方式,也没留下费用。

伤者呢,后来就报了警。张啟辉去了之后呢,就已经没有现场了。从医院接上之后立即到队里了解情况,做材料。那个时候监控的条件不像现在,这么完善这么好。这个人离开了太原市,而伤者在发生事故之后,从小腿到大腿根,前前后后一共做了4次手术。找不到这个人,就没有办法对伤者进行实实在在的赔偿。

肇事者在事故发生后就离开了太原,并且电话停机。10多年前的监控不像现在这么完善,茫茫人海要找一个居无定所的打工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那一年8月确定肇事者的户籍身份后,张啟辉和其他民警一起赶往了安徽。

8月份的安徽正好赶上了雷雨洪灾,在黄河边的一个小县城,那边的道路也非常复杂。老人在家,孩子发生事故之后一直没回家。我们决定过年的时候再去一趟,因为过年都要回家,结果在12月底的时候,有线索了解到这个人在太原发生事故之后,去了天津,又去了上海,后来去了西安,在西安打工。后来我们把人带了回来,被判定逃逸,又重伤情节。这就构成了交通肇事罪,追究刑事责任的。

在旁人看来是一起小事故,但当事人的生活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伤者前前后后做了四次手术,从事故发生,到追逃肇事者,再到最终法院判决并执行,一共用了三年的时间。三年来,张啟辉和同事们面对的是伤者和家属的埋怨和不理解,但每次见到伤者总想做点什么。只能说我们是问心无愧,持之以恒。最后还伤者一个公道。

说起交通警察这份职业的成就感,张啟辉摆摆手说自己就是一个一辈子和马路打交道的社会小角色。

是的,还有很多和张啟辉一样的交警,他们没有破过什么惊天大案,只是平平凡凡、踏踏实实,当好每一天班,但也正是这样每一个路口的小角色,才维护了我们每天的大安全。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太原市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太原市委政法委员会  ICP备案号:晋ICP备150017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