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标题

深陷“全能神”邪教17年 她走出阴霾再回幸福生活

作者:太原长安网(中共太原市委政法委) 浏览: 发表时间:2023-08-05 00:00:00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叫许小红(化名),女,汉族,1968年出生于安徽铜陵,一直在义安区天门镇生活。

原本我家庭生活美满,感情和睦,平时主要在家中帮忙干些农活,虽然一年赚的钱并不是很多,但胜在日子过得踏实,每天都有奔头。那时候村里人见到我,都说许大姐是个爱笑的人。

如果我能早知道那一天会让我平凡美好的生活滑向黑暗的深渊,我肯定不会打开家门迎接那个不速之客……

那是2006年4月的一天,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大姑到我家看望我,她做客时嘴里念念有词对我说道:“大灾难要来了,你必须要相信真神,只有‘女基督’能保佑你。”同时偷偷塞给了我两张光碟,要我专心地看。她走之后我出于好奇看了光碟里的内容,都是一些自然灾难来临时“神”拯救信徒的故事,当时我对这些故事半信半疑。

没想到那年年底,大姑又到了我家,硬要拉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当时几个大姐热情地拉着我,和我说“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只有信仰“全能神”才能得到解救。见我当时半信半疑的样子,一位大姐突然跳出来,指着我说道:“‘神’已经给我降下了旨意,就是因为你不信‘神’,不顺服‘神’的旨意,你家人中必定有人会为你遭罪生病,你只有信‘神’才能救自己,庇佑家人。”当时我男人正在生病,我一下被说中了心事,慌了神,觉得她讲得非常灵验,从那以后就隔三差五地开始和她们聚会,慢慢被她们拉拢进了“全能神”。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怎么这么傻,肯定是我那位大姑提前告诉了她们我男人生病的事情,根本不是她们所谓的“神”的旨意。

进入“全能神”组织以后,给我安排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拉拢其他认识的人信“全能神”,她们管这项工作叫“传福音”,说只有做好这个工作,“神”才会更看重我和保佑我的家人。那时候白天村里的人都在外面干农活,我只能每天早起或者等到晚上花上三四个小时骑着车在村里挨家挨户地跑,去不同的人家里“传福音”。村里的很多乡亲们都非常不赞同我讲的关于“世界末日要来临了”这类话,去的次数多了有的人还会骂我,说我是疯子,天天讲胡话。因为天天早出晚归非常劳累,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家人,渐渐地家人也提出反对。

一想到我那么辛苦“传福音”就是为了家人健康,家庭幸福,现在却被乡亲们反感、遭家人们反对,我特别难过,也特别委屈。

我也曾经想过离开“全能神”这个组织,可是在平时的聚会中,他们逼迫我用家人发了毒誓,如果我离开组织,背弃了“神”,我和我的家人都会掉入地狱受到酷刑。他们经常在集会时经常播放那些所谓受刑的恐怖视频,我太害怕了,所以一直不敢脱离。因为“传福音”的工作没达到他们的要求,他们惩罚我让我交“奉献款”,掏空了我家的积蓄,这让我每天的精神压力都非常大,觉得对不起家人,到最后连出门都害怕,那些日子我再也没有笑过。

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竟然一过就是17年,直到2023年5月。当地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通过很长时间耐心细致的讲解和反邪教志愿者悉心的照顾陪伴,逐渐让我认识到了教主赵维山假借“全能神”“女基督”的名义蒙骗、利用信徒,疯狂敛财的丑恶行径。我为所谓的“神”劳心劳力付出17年,倾尽了家人辛苦攒下的家财,如今我终于醒悟过来,“全能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

回归以后,我找到了身边之前信“全能神”的乡亲,同她们讲清了“全能神”邪教的邪恶本质和赵维山的丑陋面目,劝说她们一起脱离邪教组织。高大姐、宣大姐等人纷纷响应,我们共同把这些年家中关于“全能神”的邪教书籍、MP3录音、视频光盘和电脑等财物一同交到了村委会。

和“全能神”邪教一刀两断以后,我感到整个人轻松了起来。现在我每天上午做做家务,下午就去田里帮忙干点农活,每天的生活安心、充实。乡亲们现在看见我又对我说:“那个爱笑的许大姐又回来哩!”

文章推荐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太原市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太原市委政法委员会  ICP备案号:晋ICP备15001741号-1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